超级巨星柳永的一生,官场失意,情场得意

古私塾 时间:2020-08-21 21:49:54

柳永,原名柳三变,字耆卿,因排行第七,又称柳七,北宋初绝对的超级巨星,婉约派的代表,也是文艺界当之无愧的领袖。柳永的词,上到皇帝,下到黎明百姓,没有不欣赏的,更甚至,他的盛名就连当时的金国、辽国都备受追捧。

即使到了今天,柳永依旧有人惦记。据说,前两年有一位作者为柳永作了一首古风歌,名为《哭三变》,一位叫重小烟的歌手演唱:“墨迹留指间,最难留白衣卿相掌上流年;最恨酒醒杨柳岸边;最伤晓风残月。多情留人间,最难留白衣卿相写一纸风华三千……”

这歌唱中了柳永一生的心事,那就是功名不咋样,浅斟低唱变三变。说起来,柳永出生于官宦之家,爷爷、父亲、叔叔、侄子乃至儿子全体中进士,用现代的话来说,柳永一家是学霸之家。唯独柳永,家族中最聪明,长得最好看的一个,屡屡不中。

原因是什么?

本人还有一名,诸位有所不知,百花之王!

一 太浪

柳永成名很早,一是源自殷实的家底,有机会接受良好的教育,学习知识,也时不时外出游历增长见识;二是他本人的天资聪颖,少时的作品就已相当老练和成熟,比如他在11岁游中锋寺时所作的这首:“攀萝蹑石落崔嵬,千万峰中梵室开。僧向半空为世界,眼看平地起风雷。猿偷晓果升松去,竹逗清流入槛来。旬月经游殊不厌,欲归回首更迟回。”这首诗中,柳永中规中矩的写景,笔法沉稳娴熟,丝毫看不出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所为。此时的柳永对读书考取功名这条路相当热忱。

到了柳永14岁,一首填词更是让他锋芒初露,这首词名为《巫山一段云·六六真游洞》“六六真游洞,三三物外天。九班麟稳破非烟。何处按云轩。昨夜麻姑陪宴。又话蓬莱清浅。几回山脚弄云涛。仿佛见金鳌。”这是描写柳永家乡武夷山的风景,较传统的写法,曾有人说有 “飘飘凌云之意”。

可见此时的柳永,放浪不羁的性格已经初现。

在他15岁时,柳永离开家乡,踏上了进京赶考的路上。本以为这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谁能想到,这是一位万花丛中过,朵朵都要采的浪荡公子哥。

途径苏杭,不仅这秀美的湖光山色绊住了脚步,隐藏在繁华都市的燕语莺声,敲开了这个俊朗少年的心门。一首《望海潮·东南形胜》,打开了柳永在苏杭的知名度,粉丝排着队求签名。

前一秒还在写词思念自己的妻子,《忆帝京·薄衾小枕凉天气》“薄衾小枕凉天气,乍觉别离滋味。展转数寒更,起了还重睡。毕竟不成眠,一夜长如岁。 也拟待、却回征辔;又争奈、已成行计。万种思量,多方开解,只恁寂寞厌厌地。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。”

下一秒,就混迹于秦楼楚馆,整日与歌妓舞女浅斟低唱,诗词里哪还有妻子?全是莺莺燕燕的俏影身姿。

她们身姿轻妙,“世间尤物意中人,轻细好腰身”;她们娇俏如花,“香帏睡起,发妆酒酽, 红脸杏花春。娇多爱把齐纨扇, 和笑掩朱唇”;她们身材妖娆,“身材儿,早是妖娆。算风措,实难描”;她们美目流转,“倾城巧笑如花面, 恣雅态、明眸回美盼”……

英英、心娘、佳娘、虫娘、酥娘、秀香等等,都是他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儿。柳永毫不吝啬自己的才华,纷纷为她们作词留念,一首首,一曲曲,直咏地姑娘们都自认为是柳永的挚爱。谁能想到,柳永与她们相处时的情谊是真的,离别时的依依不舍也是真的。但这份爱情的持久度,却比流星消逝的速度还快。

真所谓,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,只不过,柳永的瓢巨大,一舀子下去,㧟出来的就是那弱水三千。

其实,真实的我是这个样子!

二 太狂

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从15岁一直到25岁,混迹在一众百花丛中浪里个浪,柳永终是觉得无聊了,踌躇满志的柳永启程到了京城汴京,准备参加第二年的科考。此时,柳永成竹在胸,自信“定然魁甲登高第”。理想很丰满,然而现实往往很骨感。当时的真宗不喜柳永这种放浪形骸作品,认为“属辞浮糜”。

柳永哪里肯咽得下这口气,一首不知天高地厚的《鹤冲天》“黄金榜上,偶失龙头望。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。未遂风云便,争不恣游狂荡。何须论得丧?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。烟花巷陌,依约丹青屏障。幸有意中人,堪寻访。且恁偎红倚翠,风流事,平生畅。青春都一饷。忍把浮名,换了浅斟低唱。”

直接让他的人气一飞冲天,街头巷尾都在传颂他的这首词,当然了,皇宫里的皇帝怎可不知?于是,在第三次科考时,他本已榜上有名,但是,宋仁宗一看名单中有柳三变的名字,想起他那首大作,禁不住大笔一挥,划掉。你去浅斟低唱吧,要这朝堂之上的浮名作甚?

这“鹤冲天”本有科举高中、一鸣惊人的意思,到了柳永这儿,竟是另一番情景。这明摆着是柳永既想展现自己的才华,又不肯屈就,结果弄巧成拙,越是心底深深在意的,却在明面上显得不在意。谁能想到,仕途之路被他的一首狂傲之作,彻底断送。他真成了一只被皇帝放飞的鹤。自此,柳永受到沉重挫折和打击。性格愈发的放荡不羁,他再写词的时候,落款就成了“奉旨填词柳三变。”

回眸一笑百媚生。千万次的回眸,换不来一次回头!

三 继续浪

眼看着科考无路,柳永便坠入烟花巷陌,在秦楼楚馆里醉生梦死,享受平民百姓的追捧人生。他与落泊文人成为哥们,与烟花女子成了知己,在此期间,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、经久不衰的词。

正是因为这段时期与底层阶级的接触,才让柳永后来的词不仅通俗易懂,而且韵律和谐,情景交融,描绘生动,清新婉转,婉约的情感中透出恢宏的气象,含情脉脉中唤起人的感发与遐想。他擅长铺陈排序,擅长写长调慢词,词中多写市井风光和羁旅行役,他的词便于演唱,更接地气,深入人心。

柳永不仅才高,却也可以做到心低。他愿意聆听,感受那些底层人民的辛酸荣辱,他们内心的伤痛、不堪,苦楚,柳永都愿意用一阙清词,一句温暖的知心话替他们诉诸。

那时坊间一直流传这这样一首歌谣:不愿穿绫罗,愿依柳七哥。不愿君王召,但愿柳七叫。不愿千黄金,愿中柳七心。不愿神仙见,愿识柳七面。

可见,柳永在当时的众多歌妓,落魄文人、乐工歌姬、寻常百姓心中有着极高的地位。

晚年柳永柳永终于考中了进士,但年事已高,朝廷只派他去睦州做了个地方官,职务很低。职务虽低,但是官却做得极好。一首《煮海歌》“煮海之民何所营,妇无蚕织夫无耕。······周而复始无休息,官租未了私租逼。······煮海之民何苦门,安得母富子不贫。······本朝一物不失所,愿广皇仁到海滨。······”

就能看出他对当时黎明百姓生活的关切和同情。短短两年仕途,他的名姓就载入了《海内名宦录中》,在当地地方志记载着宋朝三百年的名宦只有四个人,而柳永就是其中之一,足可见其在当官做事上的天赋和敢于担当敢于作为的实干精神。可是,这一生的仕途坎坷,终于还是没能得个善终,几经惹恼皇帝,最后因病转官辞世。

据传,柳永晚年穷愁潦倒,死时一贫如洗,无亲人祭奠。一众歌伎念他的才学,凑钱替其安葬。每年清明节,又相约赴其坟地祭扫,并相沿成习,称之“吊柳七”或“员柳会”,这种风俗一直持续到宋室南渡。(此传说可信度不高,毕竟柳永有儿子,而且儿子也考中进士,再不济,也不至于尸无葬身之地,这无非就是后世人感慨柳永仕途不顺的一种杜撰。)

如今再看柳永,胸有真实干,心有千丝情,算不得是真君子,但也绝对算不得人性败坏,道德沦丧的渣男。有一种哥创造了“凡有井水处,皆能歌柳词”的神话,但是不要迷恋哥,这份责任,哥付不起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古私塾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gusishu.com/article-25.html

热门诗词